日志 周天祥   周天祥的日志   何曾我以我心与明月?

何曾我以我心与明月?

举报

发表于2011年10月19日 阅读:(912) 评论:(7) 分类:悦读交流

文、周天祥

 

昨夜起来小解,忽然发现厕所里明亮如昼,原来是一轮明月破窗照了进来。

 我不仅省了百分之一度的电钱,而且还偶然唤起了久违的诗兴来。皎洁的月亮斜挂在天上,周围只有一颗星星相陪,我默然地面对他们两个,忽然涌起了一股莫名的歉意:月亮,对不起!人类已经无暇或无心赏月了!

 人类不仅是最矫情的,也是最会造作的。

 你看,一到晚上,家家户户门窗一闭,再把珠帘拉紧,在屋里自由自在地看电视、上网、唠嗑、喝酒、睡觉或干一些什么私密之事,谁还曾留意窗外月亮的阴晴圆缺?

 既然我们把月光无情地拒之门外,那为何还要抱怨月亮:“我以我心向明月,奈何明月照沟渠”?这不是在冤枉月亮吗?

 曾几何时,现代人早已没有了“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”的感念,也没有了“青女素娥俱耐冷,月中霜里斗婵娟”的爱怜,也没有了“秋空明月悬,光彩露沾湿”的体验,也没有了“十轮霜影转庭梧,此夕羁人独向隅”的悲情,也没有了“明月未出群山高,瑞光千丈生白毫”的历练,也没有了“天上若无修月户,桂枝撑损向西轮”的挂牵,也没有了“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”的乡愁,更

没有了“春风又绿江南岸,明月何时照我还”的期盼。

 古人与月是亲近的,所以他们惺惺相惜:铺床凉满梧桐月,月在梧桐缺处明;古人与月是相通的,所以他们心有灵犀:尘中见月心亦闲,况是清秋仙府间。古人与月是情深的,所以他们互相照应: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。古人与月是一体的,所以他们患难与共:我寄愁心与明月,随风直到夜郎西。

 今人既然如此漠视月亮的存在,零落月亮的情感,辜负月亮的善念,所以干脆就不要再矫揉造作了,任由月亮“照沟渠”吧!

 

10.14

 

您还没有登录,无法发表评论,请先登录
请稍后,正在加载评论内容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