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志 肖永成   肖永成的日志   姥姥家门前的枣树

姥姥家门前的枣树

举报

发表于2019年11月11日 阅读:(55) 评论:(0) 分类:人生感悟

  

姥姥家门前的枣树

 

    姥姥家门前有三棵枣树,一棵大的,两棵小的。枣树下常常坐着三个男孩,哥哥是我,六七岁,还有两个是我弟弟,一个四五岁,一个两三岁。

    那是大集体的时候,大人每日要出工挣工分,小孩子多的,带着上工干活误事,母亲一大早就把我们弟兄仨送到姥姥家。我家离姥姥家不到一里路程,七弯八拐地一小会儿就到了。我走过三四趟,路就记住了,天气好的时候,就不让母亲送了。

     一到姥姥家,姥姥每次都要我先把一张大簸箩拉到那棵大枣树下,让两个弟弟坐在里边,然后分别给我们掰一块馍,再从后锅里盛一碗稀饭放到我面前的小板凳上,接着就是程序化的仔细交代一番。等到我们吃了喝了,姥姥要去忙些家务活,就会给我们安排一些神秘的任务,其实也是姥姥怕我们乱跑,给我们下的紧箍咒,什么有偷菜的呀,有偷鸡的呀,有偷柴火的呀。尤其是有偷果树上果子的,姥姥特别渲染一番,这就抓着了我们的心思,因为我们就盼着果树上的果子快点成熟,好享受一番果实的甜美。于是,我们弟兄几个和表弟全喜分好工,还时不时地跑到姥姥面前汇报侦查情况,这每每引起姥姥的开心一笑,我们也在姥姥的夸奖中更加上心,一刻也不离姥姥家门前那片地盘。

    姥姥家门前是一片空地,里边除了一小片菜地外,其余是果树,桃树、李树、杏树、梅树、梨树、柿树等混杂其间。可能是姥姥偏爱枣树,就把枣树种在门口最近的地方,那棵大枣树干粗枝繁,估计是姥姥年轻时种下的,两棵小枣树才五六年的光景,好像给我同龄吧。我不知道姥姥当年种枣树时是何种情景,但在我幼年时,姥姥和姥姥的枣树的确给我带来了对美好生活的憧憬,至今让我萦绕于心,常怀感恩。

    春意浓浓,万物竞发的季节,许多花木都一展风采了,可枣树的枝头上还是光秃秃的,叫人看上去心急。也别说,枣树还真是果树中最沉稳的,它好像在积蓄着什么,又好像在等待着什么。到了阳光照到脸上微微发热的时候,枣树的枝头好像也醒了过来,不几日,枝头上满是伸出的芽尖,细细的,嫩嫩的,亮亮的,整个枣树上充满着一种宁静而自信的力量。这时候,我的姥姥就会把枣树下打扫得干干净净,铺上一张席子,让大人和孩子坐在上面晒暖小憩。若是我弟兄几个也在,必定还要放上一只大簸箩,好让我两个弟弟坐在里边,一是怕弟弟躺下时滚到地上,二是怕弟弟睡着了受凉,便于盖上小褥子。我不知道有多少个日子,我和弟弟在姥姥门前温暖的枣树下度过,如果我还有童年的幸福,那值得留恋的,也许就是在姥姥门前枣树下的时光了。

    枣树开花了,传来一股股特有的清香。枣树的花很小,只有黄米粒那么大,在果树中,它是最低调,最不张扬的。姥姥每日仍然把树下扫干净,因为,晚上落下的一层枣花,有一种甜甜的气味,容易引来一些野蜜蜂,怕蛰到我们。说来那小小的枣花也真有意思,要是坐那不动,不大会功夫,身上头上就落一层黄黄细细的枣花花片,像撒下的香粉,感觉十分惬意。

     一日下午,姥姥磨面去了,生产队还没收工,我看大弟睡在簸箩里安安静静,就背起二弟跑到姥姥家房子后边玩,那里是一片树林,里边长了许多野草,开了许多不知名的花。不知玩了多大会儿,就听见姥姥急切的呼喊,我连忙跑回枣树下,只见姥姥背起大弟弟就朝十里外的水屯医院跑,边跑边安排我自己背着二弟回家。姥姥虽是小脚,但走起路来很快,解放前,姥爷被抓了壮丁,十几年没音信,姥姥就是凭着一双小脚,一副不屈的身板,耕田种地,养活了我娘我舅。提起姥姥,左邻右舍没有不竖大拇指的。后来听娘说,大弟那次是发高烧,如果不及时就医,就会烧成脑膜炎,弄不好还会留下后遗症。姥姥去世那天,我留在医院照顾刚刚做大手术的母亲,没有最后看看姥姥一眼。母亲出院后,我晚上独自到姥姥坟前,给姥姥长长地下跪,表达我深深的遗憾。听说,姥姥下葬时,我的大弟哭得特伤心,我心里明白,那是大弟在表达对姥姥的深深感激啊!

大弟生病一事,姥姥并没有责怪我,只是要我不要远离枣树底下,这一是为了安全,二来也是枣树上的枣子长得像样了,容易引得小孩子们祸害,让我严加看管。记得有一个叫发有的,和我差不多年龄,他看到枣树上结了密密麻麻的青枣,就想弄下几个尝尝鲜。但是,我们弟兄几个一直在树下守着不好下手,他就远远地用一块瓦片往树上掷,以便枣子落下后,快速跑过去,捡起几个枣子,再快速跑开。可谁知,那瓦片被树枝一挡,飞向离枣树不远的小池塘,小池塘边正好有几个孩子在玩水,瓦片不偏不倚落在一个叫常福的额头上,顿时血流如注,常福捂着头跑回家,不一会就听见常福妈妈大骂起来。我也赶紧跑到地里报告给姥姥。姥姥回来,没有去找肇事的发有,而是自己向人家赔不是,又拿去了一瓢攒下的鸡蛋,好说歹说才算息事宁人。那天,姥姥让我们吃了晚饭才送我们回家,在路上,姥姥说:“你明天见人就说,俺姥姥说了,不要想着偷枣了,等枣熟了,大家都有份。”说实话,当时听姥姥这么说,第二天我真想假传圣旨,不过到底还是不敢违背姥姥的意愿,就把姥姥的原话传出去了。

 农历七月间,满树的枣子黄黄的,红红的,微风一吹,一个个晃动着笑脸,十分诱人。被枣子坠得低低的树枝,伸手就能够到,摘一个红枣,手里一捻填嘴里,脆甜爽口,啧啧称赞。我和弟弟表弟,一天到晚就呆在枣树底下,像守望着全家的希望似的。而姥姥却早有想法,她已经准备好一根长长的竹竿放在枣树下了,并告诉我们,只有她来时,才能使用这根竹竿。不久,姥姥家的枣树下就聚集了一群小孩,好多都是天天伸头探脑的常客了。姥姥看到,就笑盈盈地拿来一条旧床单,让我们撑开,又拿起竹竿站好位置,提醒我们准备好,一边用竹竿扑打枣树枝,一边拉长声音说:“吃枣喽,吃枣喽”。看着一颗颗红枣噗噗嗒嗒落在床单上,一群孩子围着又喊又叫,又蹦又跳。这时候,也会有几个大人凑过来看热闹,并故意把表现活跃的孩子往一边拉,说“咱不吃,咱不吃”,被拉到的孩子,打着坠轱辘,死活不肯离开。等姥姥扑打一阵后,看看差不多够吃了,姥姥就让大家围过来,把各人撑开的小口袋装得满满的,让他们带回家让大人也尝尝。全中,全福,国清几个小孩,天天光着屁股,只好用两只小手捧着红枣往家跑,可能是怕吃亏吧,又很快就返回来再领一捧红枣。还有一个叫臭包的小姑娘,比我小一两岁,模样长得很俊俏,听人群里有人说,“吃了全喜家的枣了,该去吃臭包家的了”,那小姑娘听见,枣也不要了,哭着跑回了家,引得大家一阵大笑。就这样,姥姥家的枣子成熟时,没有定时收获的一天,大概持续半个多月,全村老老少少都光顾几遍后,姥姥家的“吃枣节”也就结束了。

长大后,上学的时间多了,我和弟弟在姥姥家门前枣树下守候的机会就没有了,但每年枣子成熟,姥姥总会留下一些,等我们弟兄几个去时拿出来吃。若是许久我们没顾上去姥姥家,姥姥就会用一只竹罩盛满鲜亮的红枣,迈着小脚,沿着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,给我们送到家里。每当我们吃着姥姥送来的红枣时,心中就不由得对姥姥充满深深的感激之情。

 后来,我师范毕业参加了工作,不久,我交了一位漂亮的女友。我第一时间想到让姥姥看看,也给常常患病的姥姥带来一点欢喜。当我们到姥姥家时,姥姥正卧病在床,听到我领着外孙媳妇来了,就挣扎着坐了起来,把我们叫到床边,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。姥姥先把我的女友夸奖一番,然后从枕边摸出一兜用新手帕包好的红枣,递给我,让我带回去和女友一块吃。离开姥姥家,一路上我捧着姥姥精心为我留下的红枣,眼里闪着盈盈的泪光。

前些年,我舅舅家扩建房屋,门前的三棵枣树没能保住,舅舅和表弟还特地把这件事告诉了我。枣树没有了,姥姥也走了,但姥姥给我的幸福的滋味,永远留在我心里,姥姥慈善的美德也永远留在我的岁月里。

——谨以此文,怀念我至亲至爱的姥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9-10-29

  
您还没有登录,无法发表评论,请先登录
请稍后,正在加载评论内容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