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志 李相儒   李相儒的日志   心理辅导个案之“倔强的下巴”

心理辅导个案之“倔强的下巴”

举报

发表于2019年1月10日 阅读:(54) 评论:(0) 分类:教学感想

    第一次见元元,是在其他老师的观摩课上。老师在课堂上授课,她低头不语;老师让小组讨论的时候,她安静的坐着,咬着下巴。虽然我有很多的疑惑,比如“老师怎么不提醒她?”、“小组同学怎么不带她?”,可是我更相信我的同事、我们的学生,以及我自己的知觉。

    下课的时候,直接去找班主任沟通,想把内心的疑惑解开。

    原来这才是她的常态。极少说话,默默不语。在班里一年了,说的话可以数的过来。班主任尝试与家长沟通、关心她,和她私下交流,好像就像去拨一个鸡蛋,现在只是看到了有希望,收效甚微,现在也是无从下手。

    于是,李老师开始了最大的套路,慢慢的想把这个坚硬的鸡蛋打开。

    偶尔上课的时候,路过她所在的班级,看到她在注视窗外,冲她微微一笑,当然她很快的转移注意力看向别的方向;

    偶尔课间看到她在走廊里,径直的走过去,脱口而出她的名字,算是正向的打招呼;

    偶尔散学看到她正准备背起书包回家,笑着跟她说BYEBYE

……

    刚好,这学期,接了她们的班级担任心理健康教师,即便有之前的磨合和我长久的铺垫,她依旧不曾对我开口。

    第一次的心理健康教育课程上,牵涉到团队活动需要分小组,在让大家1234进行报数的时候,她依旧不肯开口。

    全班同学开始窃窃私语给我说她的不是。我手势让学生安静下来之后。慢步到她跟前:“可以报出你该报的那个数字吗?”

    她依旧不语。

    “如果可以报,小声说出来也行?”我做了退步。

    她毫无任何反应,只是把头撇向一边,下巴使劲的在向一边扭着,已经转了不止九十度。

    “如果是此刻你不想说,点头示意我一下好吗?”我继续坚持和她的这种互动。

    她果然点了点头。

    在我的示意下,下一名同学进行了报数。

……

    课程结束之后,我一直在想,她不是不给反映,应该只是比别的同学需要更多的耐心、更多的时间。

   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,我找到所有我可以跟她交流的机会跟她接触,我想,即使是一块冰,如果捂久了,终会融化吧。

    这是本学期的社团课程名单上,我看到了她的名字。很显然也许她已经愿意接纳我了,只是还没有想好要不要跟我沟通。

    我坚持着我的坚持,即使你拥有倔强的下巴,可是我知道,你的内心一定也是柔软的、温热的,一定也更期待,有人可以陪伴你、倾听你。


您还没有登录,无法发表评论,请先登录
请稍后,正在加载评论内容……